💖💖💖【备用网址yabovp.com】荷兰vs厄瓜多尔|预测【百事忙千事忧,到头来万事休,天凉好个秋呀好个秋!】【自童年起,我就独自一人,照看历代星辰】

1972年的10月13日,19名乌拉圭橄榄球运动员以及随行的家属及朋友共计45人,一同乘坐乌拉圭空军的第571次航班前往智利的圣地亚哥参加一场比赛。

执行飞行任务的福克F27双引擎客机在安第斯山脉上空遭遇了乱流,飞机偏离了航线,不久之后撞山,机身断为两截。机上的45名乘客中,有12人当场身亡。另有5人在翌日早上死亡,1人在第八天因伤势过重不治而亡。其余的27人,虽然幸存了下来,但他们面临的是各种各样的伤势以及高海拔冰冻山区的极限生存和孤立无援。

冒着零下40几度的严寒,幸存者们翻遍了飞机,也只找到几块巧克力、一些什锦点心和几瓶红酒。在勉强撑过了几天之后,他们又开始靠雪水充饥。但再坚强的人类,在面对如此残酷的生存环境时,都会产生一种被死神注视和压迫着的绝望感。幸存者的队伍中,开始出现各种各样的声音。悲观主义者哭哭啼啼,利己主义者目露凶光,求生主义者冥思苦想。亲情、友情包括人情在此时此刻正在变得越来越淡薄。

白雪皑皑的山上根本没有植物或动物存活,众人想要活下去只有一条路可走:吃死去同胞的尸体。这个决定并不是谁轻易就能够做出的,因为大多死难者都是幸存者的家人,或者彼此的亲密朋友、同学。原本面对着亲朋友好友的死去,已经是一件极其痛苦的事情。现在自己的生死,又摆在了面前。这个世界上,应该没有第28个人能去体会出当时的恐怖气氛。生存与伦理的博弈,就像一场肉体与灵魂的角力赛,它要诛人的心。

坠机之初,所有的幸存者都为自己的死里逃生感到欣慰,他们坚信不久之后就能迎来救援队。但事实上,乌拉圭和智利共同派遣的救援人员在事故发生后的第11天,就取消了救援行动。因为这架出事班机所坠落的地点,实在太过闭塞和艰险。救援人员根本没法对具置进行定位,也没有能力在一个可预计的时间内,到达出事地点并展开有效救援行动。换句线个幸存者,也通过飞机上的无线电,听到了取消救援行动的消息。

什么时候开始吃的人肉,已经没有人愿意去回忆。但什么时候英雄出现了,人们还是记得的。在坠机事故发生后的第60天,幸存者只剩下16人。其中的两名球员决定走下山去主动寻找救援。他们是南多·皮雷多和罗伯特·卡内萨。

1972年的12月20日,也就是皮雷多和卡内萨步行了10天以后,精疲力竭的两人终于在倒下之前遇到了人类。他们隐约在一条小溪边听到了人声,机智的卡内萨用一个包裹着小纸条的石头袭击了其中的一名男子。男子发现了他们,随后也仔细阅读了纸条上的内容:“我们来自一架坠毁在山上的飞机。我们是乌拉圭人,我们已经走了大约十天。 飞机上还有14个人活着,他们受伤了,并且没有东西吃。请不要离开,我们不能再走了,请派人过来接我们。”

男子简单地安顿了一下皮雷多和卡内萨,12月21日他给两人送来了食物和水。然后,他又骑马奔波了10个小时,到外界去通风报信。终于的终于,12月22日,余下的14名幸存者也得救了。

令人难以置信的绝境求生,成为了全世界的头条新闻。但很快,这个神奇的故事就被同类相食的报道所掩盖。是皮雷多和卡内萨在得救后,主动说出的实情。他们觉得,与其在将来被人挖出事实真相,还不如现在就坦然告之。

乌拉圭571航班空难事件,在后来的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是人们讨论和争论的焦点。一些现实中养尊处优并没有体会过生死存亡的人们,开始站在道德的制高点对16名幸存者展开人身攻击。幸好,声浪中还有许多宽容和宽恕的声音。这很好地帮助幸存者们走出了阴影,重新回归了社会。后来,他们的故事还多次被改编成电影,那一次次荧幕中的情景再现,似乎也在告诉那16位幸存者:你们并不需要太过自责和羞愧,那些批评和攻击你们的人的内心深处,未必有你们那般坦荡和敞亮。

你可能也会喜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